在中超版权卖出5年80亿人民币天价的当今体育产业中,一个个体,一个明星个体,一支球队,一场比赛都可能一个IP,IP不仅有赛事本身,可能还包括赛事的各种展示,各种信息的传播,以及未来能够得到部分固化的一些文化方面的存留。所以如何能够挖掘体育IP的价值,我们需要怎样的分享互动以及二次传播?80亿到底值不值得?

在懒熊体育主办的体育产业跨界峰会上,中国市场上关注度最高,消费群体最大的几个体育IP代表带我们解读IP的价值,他们分别是来自于NBA中国COO钱军先生,体奥动力董事长李义东,中职联董事长姚明先生,中网公司总裁张军慧,英雄联盟赛事总监金亦波,下面环节的主持人将会是盛力世家CEO李胜先生。

李胜:各位下午好!接着投资人后面讲,其实感触良深。因为我刚才听到投资人讲了几个关键词,一个是人才,其实说得难听一点就是找拉扯的牛和马,牛和马能带着其他的牛和马一块干活就是领导者,最终的投资人关心的起来怎么变现。变现很重要的一个手段就是IP,刚才投资人也说了,IP是我们现在今年体育是一个创业热潮,创业不是人干的,我倒觉得创业是人干的,干完了以后都不成人样了。最近所有创业人都说IP的过程当中,就请早上说我五大势力,下午说六大IP,我们就人五人六地来谈一谈中国的体育IP,有请各位。

其实今天讲的IP,我刚才讲到,现在说体育市场都会提到这两个字,我想另外一个翻译就叫智慧产业,智慧产权。我想第一个在大家自我介绍的同时,我也顺便问第一个问题,除了各位,当然都是大名鼎鼎的,除了金总对我来说有点太超出我的年龄范围之内。介绍一下,你们觉得什么是IP?中国的体育今天有没有智慧?有没有产权?

钱军:您的问题是什么是IP?当然,这个回答是肯定的,今天从早上到现在大家讨论的课题里面都有一个怎么样能创造价值,怎么样能够有可持续的发展,从我自己的观察而言,也就是IP,之所以是IP,是一个能够深入人心的东西。最主要的是能够受到球迷的热爱,怎么样让球迷热爱呢?这里面需要有好的比赛,好的竞争环境,还需要有好的可持续的机制,即使会像乔丹、科比这样的球员能够在联盟里面不断地创造出来,能够在他们交班到下一届的时候还有不同的球员、不同的球队接下班,能够保障球迷真正对他的热爱,所有都建立在这个基础上。不过IP也有不同程度,不同角度来建立,实际上可能也有同样的体育比赛当中对他们的理解,我对于在整个体育世界的发展充满信心,我对中国的企业,中国的联盟创造强有力的深受中国老百姓喜爱的,能够在全球市场范围当中建立已经有好几个IP获得了全球的认可,我是充满信心。

李义东:刚才钱军先生说了很多,把我一路上脑子里想的基本上都说完了,没有说的,我怕再一说,后面几位没法说了,我还是简单一点吧。第一,体育赛事IP,当然我们一说起来,耳熟能详的一定是世界杯、奥运会、NBA、中超这些高商业化的赛事,中国到目前为止只有中超和CBA才初具这个雏形,为这个我想我会努力,姚明就不用说了,CBA他现在是成为取代中超之后的第二个焦点了,我现在稍微有一点点被冷落了。但是我相信在座的很多人他们都有着渴望和企图心,想继中超和CBA之后,第三个、第四个甚至第五个体育的IP,我就说很多事情中国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还是按照最基础的,最有规律性的事情来,咱们不要老强调一些什么特殊性和国情,因为我觉得NBA怎么做的,中超怎么做,世界怎么做的,我们就老老实实怎么做就行了,老是在市场上讲讲故事是不可能真正做成一个好的有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的IP的。

李胜:中国现在有资格做IP的是中超和CBA,有一些新兴的,像我们这样做新兴IP的,用现在的赌机会、抓机会,有没有有一天也成为一个小的IP。

姚明:刚才李总已经说了,现在我想,真的是好像有点词穷了,说不出来什么东西了,你已经解释了,包括钱总和义军总也说得非常齐全了。现在由于新媒体的兴起,IP带来一种活力,带来不同的形态,分大分小,有传统上的一些有影响力的内容,我可能喜欢用“内容”这个东西去解释IP的内容,去考虑像足球、篮球或者有影响力的一些体育运动,再涉及到其他的,比如说北美地区有影响力的,日本有影响力的,现在看到小型的IP,粉丝经济也支持了无数个小型的IP慢慢慢慢发展起来。真正做到可持久性的IP,还是要考虑一下剧本是怎样去写,而体育的比赛有这样一个特点,比如说大家可能过去一段时间追一些电视剧,体育的价值有一点反向的,如果做得好,它的价值是越来越高的,这是和不同的电影电视剧非常不一样的发展的规律,在这一点上。当然了,前提是像刚才几位投资人所说的,要有好的团队,要有好的领导者,要拉好车,将来才会越做越好。但是我想体育一定是一个爬坡的过程,是真正的价值所在。

李胜:刚才义东说中国有机会成为真正的IP,除了中超已经是80亿的估值了,光媒体版权。下面是CBA,NBA也已经在中国迈出了,互联网里面是过去互联网媒体里面是天价,作为一个篮球运动员,作为一个最近媒体曝光率比较高的推动IP改革的人,你认为对CBA的正确估价应该是多少?

姚明:咱们这儿要有资质的人,要不一人发一块板,直接现场喊算了。这个我感觉怎么说呢?我这个数字不好说,我心里面确实有这个数字,但是我不愿意说,说实话我确实有一个数字。我们刚才在下面其实讨论过,确实有这样一个数字,高和低一点,我在这儿真的不能过早去传。

李胜:我们希望今年年底能够揭晓你心里的这个数字。张总,中网在这些年做出了非常有特色的一个IP,而且这个IP也非常特殊,因为从IP的角度来说,可能是和WTA、ATP合作,是一个非常好的品牌相结合的案例,您对IP的合作,特别是国际IP和本土的IP,通过自己的形式来创造中网的IP,IP这么多年经理过来的酸甜苦辣跟大家介绍一下。

张军慧:坐在姚明旁边,我确实感觉姚明确实是一个大IP。说到中网呢,姚明是做大球的,我们是做小球的,我们把国际的赛事引入国内,做了十几年,我真的深切感觉到,要做一个成熟的IP,首先要有一个很严谨的很系统的一个管理体系,这是非常重要的。不管是国际足联还有NBA,包括WTA都会有很详尽的对球员、对赛事、对服务的管理体系,而且这种体系每年都会更新,我们赛事的logo每年会有几百页,甚至于年这一本只改一句话、两句话,但是说明它不断地在成长,在完善。所以这种体系我觉得是我们所有赛事IP的核心。

除此之外,我认为对球员的服务,还有球员的比赛与我们的观众的连接,这个平台良好的搭建,也是我们IP的表现形态很重要的一部分。以中网为例,我们实际上也尝试摸索了很多年,在初期我们就想把顶级球员请来就够了,后来发现只有球员还不够,还要把球员和本土的文化相融合,我们又请了很多娱乐明星在场内又唱又跳,同时也跟球员搞互动,这样的话,逐渐把我们赛场的观众的人群给培养起来。后来发现还不行,因为很多人进场不像足球、篮球,观赛没有太多的规矩,网球规矩比较多,网球算体育运动里面的交响乐,我们还要教给大家怎么去看比赛,怎么去记比分,用什么时间才能进场,所有的这些我认为都是成就这一个赛事和这一项运动的基础。逐渐观众了解了之后,就会认为这个运动魅力无穷,而且伴随他的很重要的娱乐时光不可分割,逐渐地养成了观赛和享受的习惯,我觉得这是我们逐渐成熟,在国内有一些影响的一个过程。

我认为走到真的让我们IP成熟了,我认为有两点,从全球的格局来看,我们就看这项运动、这个体系是否经历了相当一段长时间的考验,这是非常重要的。特别是经济大的变迁,比如四大满贯,比如成熟的大赛的体系都经历过金融大的波动,我觉得这些依然号召力无穷,就证明这个体系是有生命力的。

还有一个,一定要考虑变现能力。我说的变现能力不仅仅刚才我们几位投资人所说的,我们大家众所周知的,我们体育项目里面的四个类别的收入模式,而更多的是我们的衍生模式,更多的是我们跟着新技术、新传媒方式所能融入其中的一种营销和变现模式,这也是非常重要的,这也说明我们IP才是真正成熟的IP。

李胜:谢谢!张总的总结非常好,其实深有体会,刚才跟姚明说的也一样,体育IP和电影、娱乐IP有很大的不同,体育IP一个是要有历史的沉淀,一个是长期的发展。你发现越大的IP,时间越久,它的价值越高,而IP是一个长期积累的过程。另外一个,我理解IP像任何一个产品一样,是最近经常讲的匠心,花心思每个细节上把产品做好,这个是我做IP深有体会。而且在中国说句不客气的话,中国人有一个特别大的习惯,咱们喜欢任何事,觉得全世界我比谁都聪明,这事要花100分要做,我要50分能做到,我就能够赶超英美了。而IP像这样的知识产权恰恰是不能超近道,是不能走捷径的,可能刚才张总做了这么多年中网,也是给创造IP的人提醒一个,IP不是忽悠出来的,IP不是超近道做出来的,非常感谢张总说的,说到沉淀,IP其实马上又有一个IP又推翻了这个,英雄联盟也是一个急速全球崛起的IP,说是在体育范畴里边,他其实动手指以外,好像肌体的运用不是很大,但是某种意义上我们说电竞是这个范畴之内的,因为是体育最终比的还是两耳之间的心理,包括整个构架的团队,很有职业团队的影子在里面。请金总讲一讲英雄联盟作为体育IP快速崛起的原因?你是体育IP还是娱乐IP呢?

金亦波:很感谢有这样的机会,在座的都是体育行业的大佬,我们是新来的,是游戏行业的。今天听了很多,也有很多启发,其实英雄联盟我觉得这个游戏在中国只有五年,我们做赛事只有一年多,相对来说时间是比较短的。我觉得我们的游戏已经成了一个IP了,因为覆盖量、影响力是巨大的,游戏本身是一个IP,有丰富的内容、可持续高质量地去提供。其实我觉得IP很重要的就是它能够沉淀用户的情感,这个是非常关键的。就像姚明,是我们这一代人青春的回忆,能做到这一点就是一个终极的愿景。在大学里面基本上男生最主要的娱乐活动就是阿鲁阿鲁,所以英雄联盟已经成为IP。但是英雄联盟的电竞还是走在IP的道路上,我们打造的方式,成功的有三个,第一个一定要广大用户的基础,油壶本身带给了我们广大的基础。第二个,我们借鉴学习了很多NBA的模式,借鉴传统体育的模式打造一个完整的体系。第三个,我们也要探索整个产业商业化的步骤。如果这三块都能完成,我们就能打造出一个比较好的IP。

其实前面投资人王老师说的对我也有触动,现在的传统企业也是在起步摸索,我们的起步摸索跟王老师说的网红、直播平台,其实我们出来的时候就是直接跟互联网诞生了很多网红,我们出来的内容直接就是很多直播平台在线上观看。但是我们缺的是更加专业的一些传统的,比如说俱乐部的规则,我们很多比赛都是线上的,虽然线上有几百万的观众,但是在线下的覆盖就缺失了。我非常能够高兴参加,能够跟传统企业一起摸索跟电竞和传统企业包括互联网的优势结合起来,包括以后的VR电竞用VR的形式,现在我们一直是动动手指,VR的加入可以使我们的电竞有更好的空间。

李胜:我非常同意刚才金总说的,我讲一讲,其实我认为IP就是一个品牌,所有不管我们是人也好,姚明的大鲨鱼是一个品牌,NBA是全球最有影响力的品牌,包括现在英雄联盟,不光是在中国,全世界也是成为一个品牌,其实品牌的核心是什么?品牌的核心是情感,我觉得体育产业之所以现在有这么多的人、这么多的资本,这么多的人以互联网的形式来投资IP,其实体育是一个情感入口,体育是一个长期可以持续的正能量的一种培养人格和代代可以相传的情感入口。说到情感入口,其实人的情感当然也有从一而终的,人的情感不可能只有单一的,所以除了像国际的NBA的大品牌和中超、CBA、中网还有英雄联盟,我们盛力世家想做的事情就是发现一些新兴的IP,给大家提供更多的情感入口,酸甜苦辣,你喜欢各种各样的项目,不管是从我们做的搏击的拳击联盟和到我们最近开始做的赛车,到跑步,其实生活是多姿多彩的,体育是多姿多彩生活质量的一种体现,我相信IP一定不是说千篇一律的,所有人都到,全北京人都到工体一起去齐声合唱的一件事,体育一定是各个不同的族群的情感入口,把这件事掰开了说是有点让人汗颜的事,世界上再多的情怀、情感,凡是不赚钱的生意都是耍流氓。我们IP怎么变现?IP变现的过程,我自己认为就是把情感利用各种各样的载体,让我们的受众掏钱,在这一点上,我发现NBA让我们中国,不管各个年龄的人,不管是乔丹还是对科比,对当初姚明,对NBA的这个品牌,从小到学生,大到所有的企业,都愿意为他们对NBA的情感付出很多代价。所以NBA是我们中国IP要变现的其实很好的一个学习的榜样。作为NBA这么多年资深运营的,您认为NBA在中国哪些地方情感变现,首先是情感培育和情感变现做得成功的,哪一些你认为我们对NBA哪些情感没有让你收钱呢?

钱军:我想先说第一个,刚才李胜说了一个挺好的词叫IP叫知识或者智慧,这个东西是需要经营的,我知道我们大家都会谈媒体版权,或者说我们大家都会说是不是还会有一些衍生的游戏、商品,应该说这个情感的交流还是在于怎么样能够为球迷和当中的桥梁,比如说媒体伙伴创造一些价值,这个本身的过程也是情感的交流,跟媒体伙伴的合作也是很重要的情感交流,你得让别人都能够得到他所要的东西,这个生意才会持续,这是比较正向的发展。我想举几个例子,在我们自己经营过程当中碰到的,球迷看到一个公平的比赛,球迷希望看到电光火石的一瞬间还能看到裁判重放中心,其实这是有一个运营成本的,这个投入是放了很多4K相机,现在这个产品已经可以在比赛回放的同时让电视台的观众也能看到,这当然增加了情感的沟通,在裁判共同判断的时候你也在看裁判判决的部分,旁边还有曾经是裁判长的专家,你可以听到两个裁判在给不同的意见然后得出共同的判断,这是有一个有意思的东西,最主要地是让球迷能够让比赛更加激烈,能够更加生动,这些新的相机在收费里面是作为收费用户另外一个选项,还可以有五个不同的摄像机视角可以看同一个镜头,这个是现在互联网才有的,因为你可以回放,很方便地回放。我要说的经营,这个例子是说,你是让比赛更精彩,你是让老百姓看得更高兴,但是同时你是让播放在电视伙伴当中更加有娱乐性,更加有兴趣,甚至有讨论交流,不过同时也可以作为一个收费用户的支撑,这样的东西我认为是,要说情感的沟通有多么方便都需要照顾到,不过从根本上来说还是围绕比赛,围绕球迷,不知道这个是不是有所帮助。

李胜:前几年已经情感就跟两个人谈恋爱一样,已经把NBA这么漂亮的姑娘嫁给你,下一步培养街坊邻居跟你的关系,才能带来衍生的收益,是不是这么理解?

钱军:应该说不仅是这样,NBA在中国有这样的一个欢迎度,第一次真正在央视播放三十周年,第一次邀请NBA去做参观访问群体,我们现在的数字媒体的伙伴,其实我们跟腾讯是我们最近重新提升了更加全面的合作,不过这个之前我们合作了八年,这个过程本身都是有很强的积累,我们有社交媒体方面的大概1亿多的官方媒体的粉丝,不过这些粉丝是经过多年的积累建立起来的,我们也需要每一年会有200个左右的球员能够跟球迷在网上去互动,这个投入不继续做是不行的,因为我们知道整个世界发展,甚至于我们很多讨论就会看见,实际上在中国,尤其是跟年轻的,我们的球迷里面,年龄相对会比较侧重年轻的球迷,如果我们不跟进,不继续努力,如果我们没有更多的创造性的工作让他们持续这样的情感,原来的欢迎度也会受到损失。所以真正要持续还是一个经营,这个经营无非是说怎么样通过时间能够积累这样一个良好的美誉度也好,球迷黏性也好,更多的还是要在这方面不断地努力。

李胜:我非常同意情感是需要长期培育的,培育的时间越长,越用心,情感越深。NBA在中国篮球培育了三十年的情感,CBA在中国篮球培育了只有一半的时间,NBA占据了我们思想里对篮球情感,CBA作为一个CBA改革幕后很大的推手,你自己也作为一个篮球曾经是跨界NBA和CBA的大姚,你觉得CBA在情感里面,你的理想是什么?是长期做一个篮球的二房呢?还是总有一天想转正成为中国篮球的真正的名正言顺的人?

姚明:我想哪一种联盟或者哪一种组织的土壤都是决定了会长成什么样,最后的结果会是什么样,所以很多时候我们不能过度地去追求,但实际上我们确实你喜欢也好,不喜欢也好,你要承认这是我们成长的土壤,你既然在中国做事,要承认这是我们的土壤。但是我们不能否认我们希望越做越好,无限地向NBA靠近或者怎么样,但是我认为这种东西应该找准一定的定位。刚才李胜所说的IP这个东西是带有一种情感、情怀的,体育是带有人和人之间联系情感的,可能我不认识绝大部分的篮球球迷,但是我相信我和他或者其他的球员和他肯定是有联系的,这种联系是存在在一种默契的,我们就应该去加强这种默契,通过我们的产品,通过我们的体育比赛,举几个简单的里我们是否有将来通过更好的运作,使我们的球迷可以不用去痛苦地选择在星期三晚上去看比赛,而是星期一到星期六晚上每天下午都可以看比赛,这是操作的一种简单的方式,当然操作的时候需要考虑成本,在现实运营中肯定会增加成本,但是这些成本是否为我们将来可以带来更大的收益,而且这个收益能够再投入到联赛中,使我们的比赛迈入到下一级层次。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我们还是拿NBA作为榜样,NBA87年刚刚转播比赛的时候,老的录像带我也看过个,那时候镜头晃动的时候灯都像慧星一样有一条尾巴的,围绕IP所打造的一系列的产业链,从转播技术到球迷观赛体验,到赛程的安排,到球员的水平的增长,等等,一系列的技术进步,最终回到IP时代越来越好,越来越好,这是相辅相成的。我一直认为这个价值和技术进步,包括产品等等,就像左右腿走路一样,走路先迈左腿还是先迈右腿肯定大家决定,所以我认为平衡的发展,很重要的一点要考虑平衡,怎样往正确的前进方向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李胜:所以你的愿望就是说一三五CBA,二四六NBA,基本不会义东总活路。个儿的人其实耍起小心眼来是挺可怕的。刚才提到情感里面有一个要长期培养的过程,其实我们对好像突然去年一夜间醒来,发现原来我这么喜欢这个姑娘,我愿意给她80个亿,所以我想问问义东总,怎么想到这么一个不是数量级的,是几何级的这么一个跳跃,你认为这个价值有没有可能速成?大家感觉中超好像一夜之间速成,您对这个问题怎么看?

李义东:这个问题其实用各种方式向我提问过,我也基本上用各种方式来回答过,因为我基本上也是看人下菜谱,什么样的人问我,我基本上按他喜欢听的方式来回答他。今天我觉得可以大致说得比较清楚一些,因为其实前面李胜说到一个很好的点,就是IP其实最大的一个卖点,其实是在卖情感,这是我十分认同的。所以也基于此,我认为NBA也好,英超也好,当然他们的水平,他们的商业运作能力,在将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面,我觉得还是我们中超和CBA学习的帮助,但是我再说今天中超已经成为既成事实了,在我说为什么我会想80亿的时候,我也替姚明说一下,姚明的数字不愿意说,但是我想我可以先替他说一下,未来CBA的数字我相信至少是NBA的两倍。因为其实我就说,又回到了李胜前面说的这个东西,就是说英超也好,NBA也好,他的联赛我们都会觉得,刚才那位年纪轻的,金总说的是他们那一代的记忆也好,在我看英超,看NBA的时候,我自己也没有体会过,也没有看到哪个球迷像北京国安的球迷或者上海申花的球迷,那种夺冠也好欣喜若狂,如果降级了,那种悲伤绝对不是英超和NBA能够带来的效果,我觉得更多是愉悦感,如果这也是一种满足感的话,按马斯诺最多是到第四层,我不是民粹主义者,说中国体育产业IP,这些东西我们一定是要有一些前瞻性的动态的估值系统来帮他冲开这个天花板,这也就是为什么中超在80亿的时候,我们已经洞悉到未来中超,各俱乐部投资人的投入一定会十分火爆,我觉得大家如果是从一个拍电影也好,做真人秀节目的角度也好,大家就可以看,投资和产出比。如果说今年我们中超的投资,大概各个俱乐部,16个俱乐部大概有100多亿,现在我们中超一年10亿的版权费,再加上一些赞助商,包括一些球票,我觉得可能也不会超过30亿、40亿。如果纯粹从投资生意来说首先是失败的生意,第二个将来的潜力会很大。第三个,既然这股春风起来了,我们为什么不借着这把,反正跟姚明站在一起我也不怕,如果我们中超冲上去了,CBA的红利就打开了,所以个子高也有个子高的优势。所以我在想,有些事情为什么很多企业成功了以后大家才发现当初是有逻辑的,而在刚刚开始的时候都会觉得他是一个疯子,希望很多年以后,将来中国体育产业会是曾经被大家看作是疯子的这么一个企业的。

李胜:感谢义东,义东刚才讲到一条很重要的,就是胜负心。其实体育其中很强的吸引人的地方就是胜负心。其实在体育IP里面胜负心起到一个决定性的作用,体育价值体现的。刚才钱总已经讲了,NBA是想让中国人关心到火箭的输赢,我们打造了科黑和科密。中网这么多年来,其实中国以前的体育讲到最终都是四个字,叫为国争光。中网其实是作为一个体育商业IP在中国最早的尝试,而且这么多年,虽然有李娜,但是其实很多年在李娜出来之前,和李娜退役之后,其实胜负心不是可以抓得住的把手。对中网来说,怎么样在胜负心之外把中网打造成这么成功的一个IP呢?

张军慧:我觉得刚才几位同仁说得都特别好,情怀或者情感是体育的核心。中网这些年其实我们也比较关注的就是在做社群,因为网球的比赛和篮球、足球都不一样,都是团队建制的,像战争一样。而网球完全是一个人与人的个体的交流,个人的优势的风范的展现。这种个人优势风范的展现自然就会有追捧者,就会有粉丝,就会形成社群,自然形成每一个明星的群体。这些球员在场上的表现和最终展现的结果也是他的群落追逐的方向,所以这么说,情感所带来的最终你的偶像是否拿了一个好成绩也很重要。像李娜在我们赛场打比赛,其实李娜在整个网坛的影响非常大,在整个体育界乃至于泛体育影响都非常大,但是她成就的时间并不是很长,即使这样,我们211看台是专门李娜粉丝的看台,其实李娜不到场观赛,她的粉丝也会来,看着别人的比赛,回想着自己的偶像。这种情感我觉得在体育界是非常有吸引力的,这也是我们体育人能够为它孜孜不倦地不同地做下去的理由,不管花多少钱,不管是大姚为体育付出了这么多,包括刚才李胜总说我们都是拉车的,拉车好的时候也有不好的时候,都是我们坚持下去的理由。

李胜:我觉得张总真是不容易,把中网作为一个代表打造成了生活方式,大家去看中网也变成一种时尚。我觉得张总刚才说的有一种无奈,他作为一个赛事的IP,李娜这个故事能够对他有很大的促进,但是李娜这个故事可以讲多久?我相信张总比谁都希望中国出现下一个李娜,而中国明星的培养和体育赛事IP的培养是脱节的。我们为什么做经纪业务入口?我觉得中国任何一个赛事,任何一个体育赛事离不开人的故事,人的故事就是明星,假如没有明星,这个赛事的生存和发展一定是受到很大的限制的,所以我们盛力世家现在经纪将近有200个明星在我们手里,在这之前,我为了要做经纪业务呢?中国以前没有经纪,中国只有中介,很早的时候我想找过姚明赞助,我作为甲方,经常觉得在中国赞助运动员有点像买毒品似的,你认识谁的邻居,谁的表弟,谁的爸,提着一兜现金去,这是税收的,怎么样把IP产业链能够串起来?所以我们要做之前,我觉得这些明星的效应和一个明星的赛事,才能把一个情感丰富起来,才有情感的载体。其实现在在电竞里面有很多的明星,包括周边的这些明星,从电竞的行业来说,特别是90后、00后这一代人,对明星的看法和对明星的情感,是完全跟我们不一样的。那作为英雄联盟后面的操盘者,你们是怎么看电竞这个行业的明星的打造和你认为在电竞行业的明星的打造对你的IP长远发展的意义所在。

金亦波:其实明星打造对于任何一个赛事都是非常非常关键的,但是刚刚也说了,比如说为什么我们短短三年就能够创造一个IP,包括明星也是,像我们现在一些选手他们的年薪也可以到接近千万,我们的主播,像刚才说的若风,以前是一名职业选手,现在的收入也是过千万级的。为什么电竞能够迅速打造明星?也就是互联网新的形态,比如说直播平台,第一个本身实力和明星。第二个是渠道,像以前姚明在的时候,各种媒体,有比赛这样的平台,现在多了一种平台,就是直播平台,而且直播平台是可以互动的。比如说我们的选手在俱乐部打比赛,我们也有每周的联赛,打完以后,他回到家,摄像机一开,直播平台一开,他的房间里面都是他的粉丝,他可以和他的粉丝即时互动,粉丝说你打这个英雄,我就打这个英雄,所以他和粉丝直接的互动可以是每天日常的,我觉得这个东西就是我们可以快速把,我们基本上培养一个明星,基本上靠这样的方式,一年就能诞生出一个收入不菲的明星。我觉得这是我们有信心的模式,我觉得对于传统体育也可以借鉴,包括像移动直播这样流行,迅速的时候就可以跟粉丝在训练和投篮的时候有一些互动,就可以迅速聚集他的粉丝。明星的作用和价值其实对于任何体育运动来说都是非常非常关键的,但是我们因为时间比较短,所以我们需要在短时间内制造明星,这是我们不一样的一个方式。

李胜:我非常感谢,非常同意,IP其实无外乎是人、赛事和粉丝的经营,其实还有一个内容的包装,其实粉丝的经营,所谓的互联网思维我们传统体育IP的人来说,其中很重要的一点,我想改变的就是明星创造手段和成星缩短的时间。我想听听每一位讲一下,刚才说到体育变现,IP变现,基本上是四大方面,一个是赞助、版权、赛事、授权赞助,其实好像去年变成体育产业的元年以后,隐约似乎还有第五个收益,叫做资本。我自己个人一直认为资本不是一个收入,资本是推动的一个推手。但是其实泡沫的产生往往是把资本当成收入的一种过程,资本对是一个产生体育IP很重要的一点,但是我认为中国的IP有可能会被资本的水给浇死,所有的人都在说我要做IP,所有的资本都在追逐IP,怎么样正确地对待资本和IP之间的关系?你认为中国能不能产生下一个超级IP?而在这个超级IP过程当中,最重要的是什么?是资本?还是人才?还是?所以请钱总先开始,因为NBA好像当初没有经过几十个亿投的过程但也成为世界超级IP,你对这个怎么看?

钱军:我想NBA是一个私有的联盟,我们的球队都是我们整个联盟当中,他们既是拥有者,也是共同选择了联盟的主持,所以我们并没有在资本方面有其他的运作,有一些联盟选择,在国外有一些联盟选择有资本进入各个方面,这不是NBA选择的。我倒是有兴趣听到,您说到的第五点是资本,我个人说还有第六个部分,我们做过一个研究,这个研究是叫粉丝和参与篮球的球迷当中所谓整个球迷的生命价值,如果说一个球迷他终身是你的球迷,他创造多少价值,打球的人和不打球的人这个当中差距有多大,会多出27倍的价值,不会他会关心,他会宣传,也会影响周边的人。包括李胜在做很多的群众运动,我们两个礼拜之前在隔壁的五棵松做了少年NBA两只高中的球队,我们是以对待中国赛规格来看待,腾讯和北京电视也做播放,每个环节都是一个很好的呈现,不过最重要的是,我相信这样的活动会有更多人参加,不仅仅是更喜欢篮球运动,其实更享受这样的过程,他们知道这是让他们可以娱乐的部分,这样的投入也是可以变现的。只要是你投入在运动,投入在球迷。

李胜:所以NBA是自我造血成功的全球非常典型的案例。李总,其实您资本市场上也是一个高手,最近我听说也会有很多的资本上的运作,而某种意义上来说,今年中超的版权能够卖到80亿,其实资本是很大的一个推手,资本的一个作用就是付费,我也问得直接一点,您认为27个亿钱以后能通过付费,通过乐视收回来吗?

李义东:这个问题我是在想,其实我们中超80亿拿下以后,我们一直在探索中国在我们所谓的像央视地方频道还在占主流传播方式的情境下,怎么能够,比如说我们一直说学英超,学英超最大的一个东西,我觉得我们可能没有学到的是说,当年BAC如果还延续了转播英超赛事的话,公共传播为私人付费的形式,我觉得英超是不会引来国际资本的热情涌入,又根据国际资本的一系列的游戏规则推出了成套的商业模式,包括对亚洲的传播倾斜也好,培育也好。我们既然要学国外的,还是老老实实从头学,当然不要自己想当然,自己发明出什么东西来。中超在进入八十年代之后,需要政策层面给出一些支撑的,一个是付费模式怎么样确定,是不是乐视?我觉得也要看乐视本身的意愿和他的往前走的决心,但是站在我的角度,我觉得一定是要尝试的。乐视将来如果有什么犹豫的,我还是跟愿意走这条路的伙伴们一起去尝试。

第二个,我觉得中超这个彩票是一定要开的,这个不开,我觉得我们大量的足球迷、彩迷的资金都流向了国外的联赛或者大量的资金流向欧洲杯,对这样体育产业发展是极其不利的因素,我们怎么样把这些资金截流在自己的体育产业里面,把这些彩票的钱投给我们的亲信体系,如果是中超公司去做亲信体系或者校园足球,其实有一点点问题,因为我们还是要分清楚,做产业、做职业的首要的任务就是要让联赛赚钱,让转播权能够赚钱,而不是要考虑社会意识、公共责任,我觉得不应该是中超公司、中超联赛本身,包括体奥动力这样的公司来承担的,这就导致了所谓的职责不清晰。所以我觉得在很大程度上CBA联赛也要跟上来,我希望我个子比姚明矮太多,我希望有姚明在,我能是一个拿破仑,我先冲上去,为后面的体育产业打开更大的空间。

李胜:李总的意思就是产品多样化,群雄尽起,渔翁得利。也表示了对CBA一往无前的信心,姚明,你自己也是一个投资者,你觉得体育IP现在在中国假如要投,有没有好的标的,你作为一个投资者,更愿意投IP呢,还是愿意投版权呢,还是愿意投人呢,还是愿意投队伍?

姚明:我感觉这个东西都是串的,是整个产业链,我认为整个体育产业链最高端的,最上游的肯定是IP,一层一层下来。关键是你说的投,要看投短期还是长期,投长期是一种办法,投短期又是另外一种办法,所以说得比较含糊,等于什么都没有回答。我还是感觉如果资本这个东西,我认为还是要有合适的项目、合适的人、合适的预期,才能去做。如果你给我一个大方向去干的话,我没有办法给你一个准备的答案。

李胜:你这个人是一向含糊,我就想让你说我就投盛力世家。其实张总,面临很大的问题是规模问题,您未来的打算,怎么样把中网规模化,不单是每一年的赛事,有什么样的赛事给大家讲一下?

张军慧:其实中网在国内的网球界已经有了很大的影响力,算是一个领头羊了。我们也是努力把这个项目垂直化,不是做垂直发展,是做纵向发展,向青少年教育、向草根、向俱乐部去延伸,同时我们也要加强跟其他大赛的国际交流。其实国际交流说起来虚化,做起来很实,跟旅游、跟消费直接相关,这也是走出国门让大家从中消费让我们能够变现的方式。

李胜:金总,怎么样利用你们影响力的优势和资本的优势,接下来除了英雄联盟以外,还有在电竞行业有什么打算?

金亦波:其实我们这边并不是说完全依靠这种模式,现在电竞行业刚刚起来,我们在做蛋糕的阶段,因为游戏IP就是属于开发商和研发商的,我们会比较好地把IP的价值做高。我觉得在这个行业,电竞其实现在资本也是非常非常热,其实有很多系统,包括像培训系统,像电竞俱乐部,像其他内容产业都很缺,我觉得在这个方面是有机会的。

李胜:感谢,我想在今天各位发言的时候,我在想,其实很多朋友我都认识十几年,有的甚至二十年,除了金总以外,我们这些人某种意义上来说都是体育里的老江湖,我们不是因为风口来了才进的体育,我们也不会因为风口,像我和姚明这样的也吹不到天上去,我们想风口走了以后,还是想做体育,其实中国体育产业需要踏踏实实的人,是一分汗水,每一分的努力长期能够形成IP,我觉得任何事情上没有捷径可走,把时间和精力投进去了,才能产生情感,才能产生IP,才能产生收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