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天金报讯 图为:小李明、江津、祁宏、申思(左起)四名前国脚在沈阳中院受审 (央视截屏图)

2003年11月30日,甲A末年最后一轮,上海中远在主场1比2不敌天津泰达,这场云谲波诡的比赛,印证了即将迈向中超时代中国足球的丑恶嘴脸。昨日,这场“怪异赛事”的本来面目得以曝光申思、祁宏、小李明、江津等4名原中远国脚涉嫌非国家公务人员受贿罪在沈阳中级人民法院接受审判,4人对于受贿事实均无异议,但申思、祁宏两人否认打假球,他们表示有球队出价比天津还高。因800万现金,四国脚出卖了中远。

说起来,此役的诡异之处还要拜中国足协“没头脑”的计分方式所赐。根据足协规则,此轮之后,2002和2003赛季甲A球队名次按照比例累加球队在2002赛季的最终排名乘以0.5再加上本赛季排名就是他们最后的中超资格积分,积分靠前的12支球队进入中超。为了保住中超资格,天津泰达必须击败上海中远,时任泰达老总的张义峰直接拍出了1200万元,希望向中远买球,但中远因还有争冠的希望,拒绝了这一要求。张义峰打起了球员的主意,泰达通过中间人王勇(音)找到了中远中场申思,许以800万重金,让他找人帮忙放水。开赛前三天,申思找到了江津、祁宏和小李明商议,三人均表示领会,只说“踢踢看”。这4个人当时有足够的能力决定一场比赛申思和祁宏是中前场核心,江津是守门员,李明是后卫。这一条线下来,基本可以操控比赛了。

最终,泰达客场2比1拿到进入中超的3分,而申思等四人在香港某酒店领到了装满800万的手提箱,每人分到了200万。

案发之后,4人先后退还了所收的贿赂。昨天的整个庭审阶段都比较顺利,4人均未否认受贿事实。但申思和祁宏提出了不同意见,据律师透露申思与祁宏不承认踢假球,他们表示自己是正常踢的比赛,因为当时有两家保级俱乐部同时找他们,他们输了有泰达的200万,赢了会有另一家俱乐部给更多贿款。因此他们是正常踢的,结果那场比赛输了,所以就拿了泰达的钱。他们在庭审阶段辩称没有“接受请托、操纵比赛”只是“收取贿赂”,因此希望从轻发落。

法庭并没有表态是否会采信申思、祁宏两人的说法,他们提出希望从轻发落的要求能否实现也需要等合议庭合议之后才能确定。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两人想推翻打假球操纵比赛的指控很难,毕竟他们说自己没有主观意愿打假球很难取证,法院也未必会采信。

在电话中得知此案庭审的消息,原中远老总王国林痛心疾首,他表示赛前传言四起,对于是否让小李明上俱乐部一直在犹豫,但最终选择了相信球员,而最终结果是,中远主场告负,同时也丢掉了冠军,不久后球队被卖到陕西,如今又转到了贵州,四处流浪,至今再无接近中国顶级足球联赛冠军的机会。“他们毕竟还年轻,希望他们能记住这个深刻的教训,将来还有机会……”王国林最后轻轻地说。(王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